陶渊明厌恶官场的诗句,任职江西,为何成了贾政官场的“滑铁卢”?


时间:

坦率地说,贾政本就是没有能力的。

从小读书科举不成,长大做官无能。

没有任何功名,依靠爹的遗荫获得正六品主事职务,多年才晋升半级到从五品员外郎。

诸位看官,主事,是正六品啊,文官的起点非常高了。明清状元初授官才是从六品修纂,还得混三年翰林院才能出来。

明清时期,京官三年一察,贾政自正六品到从五品,经历了20多年。最少八次京察,才晋升一次,这比同期晋升五六次更难吧?

奇葩。

看看平时贾政在家与清客喝茶聊天,就是皇帝想晋升你,也得考虑一下。

再看看跟随贾政去粮道上是什么人?

身边那些,沾光、不顾羞这样的清客。王子腾贾雨村推荐的,还有奴隶李十儿。

本身没本事,又有一票张着大嘴的跟班,再被内外合伙骗了,贾政没被斩首,算是因为皇帝此时还不想兴大狱。

粮道,掌握一省粮食储备、转运工作的正四品大员。江西在明清时是重要产粮区,每年秋收之后粮道衙门要从各县收集税粮,集中储存并通过长江运河转运北京。

北京及华北山东地区,经过数千年开发,水土流失严重,粮食产量不足,所以自隋代开始漕粮就是缓解北方粮食缺口的重要渠道。这不仅关系到首都数百万人口吃饭问题,更是关系到国家政权安稳的政治问题。

不过嘛,作为粮道大员,贾政知道省内各仓库储备原本就不足吗?

账面的缺口知道吗?

新粮入库可曾短少?

库存是否妥当,是否霉变,损耗?

李十儿等人可曾内外勾结盗卖粮食?

显然,贾政不知道,也不可能知道。

等次年诸多问题一起爆发出来,责任当然得贾政来承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