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廖叔度蒙示山谷所作真赞藜,《红楼梦》倒底是曹雪芹还是冒辟疆所作?


时间:

看了篇文章,文中提出曹雪芹查无此人,或是冒辟疆的假用名,文中论据亦转充分。

我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只是一个指代,它不是代表某一个人,而是代表一个创作团队。


红楼梦的成书背景和成书内容很重要,这是整部书的基点。一直以来对此也是众说纷纭。我自己倾向于一种说法,即红楼梦写的是明末清初那段时期,明朝遗老遗少保家卫国的斗争史和血泪史。书中说字字看来皆是血,若这句诗说的是作者写书有多么不容易,就显得有些矫情了,显然它说的内容更加深远。书中有这样两句,白杨村里人呜咽,青枫林下鬼吟哦。更兼着,连天衰草遮坟墓。这怎么看都是战争过后凄惨悲凉的景象。所以我觉得,红楼梦写的是朝代更迭时期的历史,明朝臣民看着自己家园尽毁,异族人称王称霸,如此心中的苦闷,才符合字字看来皆是血的情境。既然是改朝换代这样的大事,显然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全方位立体的呈现于书稿之上的。所以我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一群人,大家群策群力,查缺补漏,共同完成了这部书。


红楼梦全书涉及方方面面的内容,园林,医药,宗教,习俗,服装,饮食,诗词,文化,茶酒等等,可以说是包罗万象。既有高端的宫中仪制,也有平民的如何淘制胭脂膏子。如此种种,若是一个人完成的,有些不可思议。所以我认为红楼梦是一个团体共同创作完成的。

只是可惜,现在只能看前八十回,后面的内容却无处可见了。


《红楼梦》作为一本跨越时空的书,却留下了两个最基本的谜团,一是他的作者是谁?二是为何前80回和后40回有如此巨大的差别?《红楼梦》作者之曹雪芹和冒辟疆之争,实际上《红楼梦》是原作者给我们留下谜团的继续。纷争之下,这个作者我们姑且称之为“原作者”而不叫他为曹雪芹吧,但除了曹雪芹外,还能是谁呢?

《红楼梦》成书的经过是: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,一块无才补天的顽石央求路过的一僧一道把自己携入红尘。于是那仙僧就大施魔法,让它变成扇坠般大小,镌上了字,把它带下凡,进入了昌明隆盛之邦、诗礼簪缨之族、花柳繁华地、温柔富贵乡,历经酸甜苦辣之后,这块石头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,只是上面已经刻满了自己在人间的经历。 后来,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,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,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,看见了顽石。顽石身上的故事,虽然故事的朝代年纪,地舆邦国已经失落无考,但空空道人见“实非别书之可比”,便“从头至尾抄录回来,问世传奇。”因为原书是刻记在石头上的,所以,书名就叫《石头记》。


再后来,“空空道人因空见色,由色生情,传情入色,自色悟空,遂易名为情僧,改《石头记》为《情僧录》。东鲁孔梅溪则题曰《风月宝鉴》。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,题曰《金陵十二钗》” ,也就是《红楼梦》。 从《石头记》--《情僧录》--《风月宝鉴》--《金陵十二钗》(《红楼梦》),这些书名、版本演变可以看出,完全是“原作者”在玩迷魂阵。但即使眼花缭乱的变化中,我们还是可以清晰地理出头绪来:所谓《石头记》,完全就是“烟幕”,几十万的文字,怎能刻写在石头上?这样我们排除了第一个作者---无名氏;接下来就是空空道人,他的作用就是改了个书名,将《石头记》改为《情僧录》,这样我们就排除了第二个作者----空空道人;东鲁孔梅溪是曹雪芹同时代的人,年龄略比曹雪芹小,活得比曹雪芹时间长,他的作用也就是“题”了《风月宝鉴》的书名,这样我们就排除了《红楼梦》的第三个作者---孔梅溪。剩下来我们就看《红楼梦》真正的作者是谁了,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,这不就是写书和反复修改的过程吗?既然前面的作者都是假托的,继孔梅溪后曹雪芹“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”,曹雪芹当然就是真正的原作者了。至于冒辟疆之流,不过是无数“原作者”中近年来新冒出来的一个而已。

自古以来,中国历代文人们都信奉“名留青史”,曹雪芹既有“谁言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”的孤苦表白,又有“真即是假,假即是真”和《好了歌》的社会认知,自然把所谓“名留青史”看得较透,因此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地写下了一堆《红楼梦》的“原作者”,为我们营造了一个《红楼梦》版本学甚至是作者是谁的迷宫。